位置 :  主页 > 租房新闻 >

这几年网络短租平台竞相上线

  位于双月湾景区的一家民宿也收获好评满满。今年10月,网友“温柔一刀go”一行20多人从深圳到惠州自驾游,第一次注册使用短租平台,租住在这间民宿。一行人十分愉快,因为房东热心地帮他们处理海鲜、帮他们做海鲜,还与他们一起弹唱、聊天。房东的热情让这群外地游客对惠州的印象分增加不少。
  市民刘先生在市区老城区有一间约90平方米的房子,位于闹市,周边交通方便,美食比比皆是,距离美丽的西湖也很近。前两年,刘先生搬进新房后,这套老房子就闲置了。后来,刘先生将房子出租,每月租金700多元。刘先生认为,短租是一个不错的办法,“一个月能有几个租客上门的话,估计收益会比长租高一些。”
  市民小逍说,现代人对短租房的装修、环境要求会比较高,如果想在短租上分一杯羹,自己还要先花一笔钱去重新装修。因为一个租客的租期可能很短,等下一个租客上门也不知要多久。算下来,还不如长时间租给一个人。
  今年10月,深圳一市民将一套40平方米的闲置公寓尝试互联网短租后,在不到一个月内租出十几次,而且住房的订单一直延续到明年1月。如今,“互联网 ”在许多人的日常生活中再平常不过,互联网房屋短租平台也日渐火热,房主将自家闲置房屋的信息发布到网站,房客搜索到中意的房子便可直接预订。您愿意将自家房间与外人分享吗?出行时,您放心住到陌生人家里吗?
  市民阿兰此前把闲置的房子短期租给熟人的朋友后,就宁愿让房子闲置着也不要租出去了。“关键是不知会遇到什么租客,有些人知道是租的房子,根本不懂得爱护,不是弄得脏乱,就是弄坏了东西,叫人家赔又不好意思。”
  据了解,正规的旅馆酒店行业经营者需要事先在工商、卫生、公安及消防等多个部门取得相应的经营许可或登记备案。而以短租模式存在的民宿,消防、卫生、人身、财产安全等问题是市民比较担忧的。
  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研究部发布的 《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6》显示,2015年中国分享经济融资额1460亿元,集中在生活服务、交通出行、知识技能、房屋短租等六大领域,其中非标准住宿行业融资额同比增长了153%。而短租就是典型的非标准住宿。在我国,随着家庭出游人数越来越多,个性化住宿需求激增,互联网短租分享住宿资源的模式也在越来越多的城市普及并火热起来。近年来,蚂蚁短租、小猪短租和途家等大批网络短租平台竞相上线,在线短租行业得以快速发展。
  我市也有不少人将自家房屋挂上互联网出租。在一款短租APP上,记者搜索出不少惠州的出租房源,这些房屋有位于市区的,也有很多是临近双月湾、巽寮湾等旅游景点的,房屋的装修风格主要以简约、温馨格调为主。屋主或是整套出租,或是出租部分房间,根据房屋类型、所处位置、房屋大小、房间数量、配套设施等不同,房屋的日租从一百多元到几千元不等。
  一间位于麦地的复式阁楼,日租为238元,出租较火热,系统显示从12月1日开始连续半个月已租出。此前入住的客人评价都比较满意。租客“业业”评价道:“非常棒,房东本地人,非常亲和,介绍了很多惠州当地美食。下次有空要找房东好好游玩惠州。”
  位于南线客运站附近的一间房子,同样吸引了不少租客。“房东姐姐人很好,还请我们吃早餐,这次又是一次不错的民宿体验”、“在这里,我感受到了家一般的亲切与自然”。